弓 歌

馬正雄 弟兄
經文:撒母耳記下一章17-27節

 

撒母耳記下一章17、18節「大衛作哀歌,弔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。且吩咐將這歌教導猶大人。這歌名叫弓歌,寫在雅煞珥書上。」說明了這段聖經本來是一首哀歌名字叫弓歌。弓歌的意思是弓本來是要配箭,但現在呢?有弓卻沒有箭,所描述的心情就是一種失落。從前面的經文可以知道,那天大衛從戰場回來,有另外一個少年人從另外一個戰場回來報訊,當他聽到掃羅跟約拿單死亡的消息就寫了這首歌。


由撒母耳記下一章11-12節知道大衛很關心掃羅和約拿單的命運。當看到一個少年人逃出來他就追問,語氣是很急迫!當確定他們都死了以後,他有兩個反應:第一「他撕裂衣服、哭號、禁食」,是很悲傷的表現,第二是寫了這首哀歌,撒母耳記下一章17-27節。我們可以把自己當作大衛,如果您是大衛,您聽到掃羅和約拿單的死訊有何反應?不知您的反應如何?但是可以確定當聽到他們死了以後,他很悲傷寫了哀歌悼念這兩個人,等一下我們來看大衛寫哀歌時如何提及掃羅和約拿單二人。

這首弓歌是首哀歌,它有兩個目的,第一是悼念掃羅和約拿單,第二「且吩咐將這歌教導猶大人」。原來這首歌不單單是大衛個人的作品,這作品也公開來教導每一個以色列人,這點非常特別。掃羅與約拿單和大衛的關係很密切也很複雜,可是掃羅和約拿單並不是與每一個以色列人都有親密的關係。但是掃羅只有一個,約拿單也只有一個。在我們生命的裡頭,失落的經驗也是我們共同的經驗,「掃羅」可以代表一些不想碰到的人。在教會裡頭可以聽到類似的話,『嘿!跟您介紹他是我的「約拿單」!』有聽過嗎?您有您的「約拿單」嗎?「約拿單」彷佛就是代表我的好朋友。對!大衛和約拿單是很好的朋友,他們的關係非常叫人羨慕。當羨慕這種好朋友關係的時候,我們都很希望找到我們的「約拿單」!但是大概從來沒聽過有人這樣介紹,『這是我的「掃羅。」』為什麼?因為掃羅與大衛的關係就不一樣了,掃羅要追殺大衛,視他為仇人。所以在這首哀歌裡兩位主角,一是掃羅,另一是約拿單。每一個人都很想在生命裡找到「約拿單」,不想遇到「掃羅」;但是有一天不想遇到的人終於遇到,不想失去的人終會失去。這種失落及哀傷的經驗是我們每一個人共同的經驗,而大衛將這種失落和哀傷寫了一首歌,也把這首歌教導每一個以色列人。

「歌中說:以色列阿,你尊榮者在山上被殺。大英雄何竟死亡!不要在迦特報告,不要在亞實基倫街上傳揚,免得非利士的女子歡樂,免得未受割禮之人的女子矜誇。」(撒母耳記下一章19-20節)迦特、亞實基倫都是非利士人重要的城市,意思是說:不要向敵人報告傳揚,免得他們幸災樂禍。19節「…你尊榮者在山上被殺。大英雄何竟死亡!」此處的「尊榮者」、「大英雄」都是複數的,所指的是掃羅和約拿單。如果您是大衛,當有一天掃羅死了,您會如何?如果換作是我,以人性的角度來看,我會寫讚美歌:「掃羅終於不見了!終於從此以後我可以得自由了!我的敵人不見了!」但是很特別的是大衛所寫的不是讚美、不是開心的歌,而是哀歌。在大衛的筆下,掃羅竟然是大英雄、是尊榮者。「掃羅是大英雄嗎?」,我們都知道掃羅追殺大衛的原因不是大衛犯了什麼罪,反而是因為大衛立了很大的功勞,掃羅看不過去,又因著小孩子和眾人都唱歌「掃羅殺死千千,大衛殺死萬萬。」(撒母耳記上十八章7節),他就因為嫉妒而追殺大衛。掃羅追殺大衛算是英雄嗎?還有這種的追殺不是一天、兩天,是超過十年的追殺。超過十年的嫉妒和追殺是大英雄嗎?在十多年追殺的過程中,他都沒有成功,但大衛有兩次機會可以把掃羅殺害。可是大衛卻沒有這樣作,反而讓他知道,而他也痛哭悔改不再追殺大衛。可是他還是一而再、再而三的食言,追殺大衛。這樣的人算是英雄嗎?如果從大衛的角度及他們的關係來看,他絕對不是一個英雄。但是在19節大衛稱他為「英雄者」、「尊榮者」,不因個人恩怨而完全否定了他的成就與功勞。

「掃羅的刀劍,非剖勇士的油不收回。以色列的女子阿,當為掃羅哭號。他曾使你們穿朱紅色的美衣,使你們衣服有黃金的妝飾。」(撒母耳記下一章22 ,24節)朱紅色的美衣是最好的衣服,而且使衣服有黃金的妝飾。掃羅對大衛而言,絕對不是一個英雄。但是在以色列人中他有他的成就、功勞和貢獻。掃羅是以色列的第一個王,之前是沒有王的士師時代,在那個時候強暴、同性戀、姦淫、殺人,還有把死者分屍給不同的支派,種種殘忍的事件;在屬靈上也是一塌糊塗,拜偶像、祭司不像祭司,在政治上也不好,有許多的敵人侵襲,所以當時以色列人的情況一點都不好。掃羅在士師年代的背景下作王一點都不容易,而「第一個王」更不好當。掃羅是以色列的第一個王,他的確帶來一些的復興,也將以色列的命運挽回過來,在政治和經濟上都帶來一些不簡單的貢獻,因此大衛稱他為「大英雄」是因他在以色列國的貢獻。對以色列國來說,他的確是個英雄。從這裡可以看出大衛超越了個人的眼光來看人、事和物。其實有時叫我們最痛苦不是事情的發生,回想一下,可能不需太多的時間,每個人都有他的故事、困難,也都可以說一大堆,但是往往困住我們的不單單是這些事情,而是面對事情的角度。大衛沒有停在個人的角度來看掃羅,如果停在個人的角度看他的話,一輩子都會很痛苦,不可能寫那麼多的讚美詩。大衛超越自己的角度來看這個人,沒有被自己的眼光困住,所以在他的眼中掃羅可以是英雄。求神特別幫助我們,改變一下思考的角度,出入光明,安息就來!從以色列國的角度來看掃羅是英雄。掃羅是不好,但是不等於所作的所有都是不好的,他確實也作了一些好事。好像法利賽人的態度有不對,但是有時候法利賽人講得話我們要聽。人的態度可能有不對,但講的話也許是對的,所以人與事應該要分開。人的問題就是有時候「全部接納」,把錯的也接納了;不然就是「全部否定」,把對的也否定了。聖經不是這樣教導我們思考,從掃羅的身上也看到神有祂的工作,掃羅有他的貢獻。

大衛可以為掃羅寫哀歌,第一是超越了自己的眼光,第二是未被自己的仇恨困住。如果我們是大衛被追殺了十多年,您知道十多年裡頭他躲在哪裡?大部份的時間躲在曠野。去過曠野嗎?曠野白天是很酷熱,晚上是很冰冷,有凶猛的野獸,有躲在岩石後面等機會搶劫路過旅客商人的強盜。曠野裡充滿了危險,大概就算我們有空或者去旅行的時候也不會想去,曠野沒什麼好,什麼都沒有!弟兄姊妹想像一下,十多年在曠野渡過真是一點都不容易!大衛明明是被膏的王,但是為什麼在被膏之後需要逃亡?為什麼逃亡了十多年?又為什麼要在掃羅的宮中彈琴驅魔?但是掃羅一點都不欣賞,還要殺死他。好幾次掃羅要掄搶刺死大衛。不單如此,大衛從被膏到作王已距離廿多年,這些可以使他充滿了仇恨的理由。換作是您會如何看待掃羅,「恨死他了」、「這個人討厭死了」、「就是因為他,我要逃亡;就是因為他,神明明膏立我為以色列王卻沒有機會作王」、「就是因為他,我要逃亡在曠野與野獸結伴」、「就是因為他,我要忍受曠野,白天酷熱、夜晚冰冷」、「就是因為他,我必需要在亞吉王面對裝瘋以逃過追殺」、…如果我是大衛,我有很多理由不喜歡他、去恨他。當我們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,我們總有各種的理由。

幾年前因宣教士回港述職,有機會到以色列幫忙探訪講道。有回,去了華人工地,那個工地與其他工地的氣氛差很多。其他的工地當有人去時他們都很歡迎,但是那回那個工地有一個工人很木然走出來對我說,有工人被車撞到,受傷得很重,十天沒有排泄、不斷的發燒、腿也撞斷了、躺在床上。我雖不是醫生,卻知道情況不太好,工人也知道情況不好,他躺在床上講話都沒有力氣。他無法就醫是因為中間人的原因,而中國理事館也不願理會這種麻煩的事。可是當我向他傳福音時,他真的願意嘗試!一連幾天去看他,也將其病情告訴在港的醫生及「無國界」醫生組織,回信都是說情況不好,我也非常瞭解。但是一連幾天去看他,都發現他很神奇的在進步。後來那個工地是我在以色列短宣的時候最多人信耶穌的工地,幾乎全部的人都信了耶穌,這個人有一個綽號「拉撒路」。神叫他復活了,其他人也看到祂的榮耀!但是當要離開的時候,他除了跟我感謝之外,又告訴我,他要向那個使他受傷的人報仇。突然間,我不知道要說什麼?因為在這當中有許多的問題,他有相當合理的理由去報仇。忘了那時候對他說了些什麼,後來就回香港了。過了幾個月收到一個電郵,說得很簡單,「我不要報仇了,因為我要傳福音。」弟兄姊妹,他不是找不到恨的理由,但是他勝過了,他饒恕了。

「饒恕」是什麼意思?饒恕不是找不到恨的理由,也不是是非不分,而是釋放自己!所以聖經說:「如果弟兄得罪了你,你應該去跟他和好。」(馬太福音五章23節,十八章21節)其實從合理的角度看這是不合理的!明明是他錯了為什麼我要跟他和好,好像跟他和好就是認同他的錯和是非不分,其實不是。「饒恕」是不在別人的錯誤上產生仇恨,不讓那個仇恨控制了我們的生命。我們或多或少也有這種人際關係的緊張,當不太喜歡的人來的時候,我們的反應通常很敏感,他的反應、行動都在影響我們,我們也不太自在,行動好像被控制、監視,所以仇恨真是影響一個人。
大衛有仇恨的理由,但是他沒有,他勝過、饒恕了。從寫哀歌就可以看出來,因為饒恕了掃羅,所以可以寫哀歌,否則就是讚美歌了。大衛真的打從心媕Y饒恕了掃羅。「饒恕」並沒有改變掃羅,但是饒恕卻改變了饒恕人的人。在我們的生命裡頭也會有大衛這種的經驗,可能沒有那麼糟糕,遇到的人沒有追殺我們十多年,也沒有逃到曠野,但是也讓我們有像大衛一樣面對的態度。

接下來看21-22節「基利波山哪,願你那裡沒有雨露,願你田地無土產可作供物;因為英雄的盾牌,在那裡被污丟棄。掃羅的盾牌,彷彿未曾抹油。約拿單的弓箭,非流敵人的血不退縮。掃羅的刀劍,非剖勇士的油不收回。」另外一個在「弓歌」要悼念的人是約拿單,約拿單在大衛的眼中也是一個大英雄。但是在以色列國來看,約拿單好像並沒有特別的成就、地位,他是一個很好的勇士,但是在父親掃羅手下並沒有發揮的空間,甚至有一次掃羅竟然要將他殺死(撒母耳記上廿章33節)。那為什麼約拿單是個大英雄?

23節「掃羅和約拿單,活時相悅相愛,死時也不分離。他們比鷹更快、比獅子還強。」約拿單是英雄,第一是「不分離」。約拿單從來沒有離開過掃羅、以色列國,因為掃羅、以色列國需要他。如果換了我們是約拿單,當有機會出走時,好像就可以去跟自己的好朋友大衛逃亡。而約拿單那麼厲害、優秀、射箭又厲害、那麼強的勇士,就算離開以色列國也可以好好的生活。約拿單有能力也有機會,但是卻沒有去,一直留在以色列國,在父親掃羅的身邊,當以色列國的勇士。雖然他要忍受這位父親的瘋狂及沒有發揮的機會,對於一個有才華的人沒機會給他發揮是很慘的事。但是他就是這樣留在以色列國,情願留下來,沒有尋找自由。好像「離開」是一個不錯的辦法,可能有更多的機會去發揮,有更多的自由,或者可以為神作更多的事。而且掃羅到晚年還交鬼,這樣墮落的環境實在可以離開,以避免自己同流合污,離開得以潔身自愛或更屬靈一些。約拿單有很多的理由可以離開以色列國,但是他卻沒有!「英雄」留下來了!從這個角度來看,他絕對是個英雄。雖然沒有什麼成就,但是從他留下來的動作,確定他就是一個英雄,不怕困難及現實。「英雄」是不求自己的好處,為了我的國、我的同胞留下來,雖然留下來很不容易。

當我從神學院畢業後,都在同一間教會牧會,在牧會的過程中也經過許多的風風雨雨。但在這些過程當中,留下來的弟兄姊妹很激勵我。留下來的弟兄姊妹不一定是很突出的講員,也不一定是很有恩賜,但他們就是留下來了。我們一同去承擔、去面對、去留守我們的家園。

當我來到台北會幕堂實習時,也看到很多英雄,有許多弟兄姊妹在這裡信主信了許多年,我雖然對於台北會幕堂的歷史不熟悉,但是我知道那是不容易的。在準備成人主日學的時候,對我而言是有點難度的,但是每次來到教會看見一群很熱心的弟兄姊妹真是一點都不簡單,並沒有任何定規要八點半就一定要來教會或者上成人主日學。有時候在神學院早上有課,我也會掙扎,想要多睡一點,可是一定要去,不然會被當掉。但是教會的成人主日學不會當掉,也沒有學分,但看到一群在神的眼中是英雄的弟兄姊妹在持守著。約拿單在以色列國歷史的角度,他不是英雄,但是在屬靈及大衛的角度,他實在是個英雄,他留守以色列國。

「掃羅和約拿單,活時相悅相愛,死時也不分離。」約拿單是英雄,第二、他愛他的父親。掃羅一點都不可愛,但是他竟然可以愛掃羅,甚至到死也不分離。雖然我的父親好像沒有如掃羅一樣的差勁,但是小時候的我總覺得隔壁的父親比較開明、大方、對人比較好、…有時覺得愛自己的親人是很不容易的,不曉得您同意不同意,只因為親人彼此的關係太近了!但是約拿單對這麼離譜的父親卻都可以去愛他,在大衛的眼中是英雄。

有一回讀到畫家梵谷的故事。梵谷是個出名的畫家,27歲出來畫畫,37歲就去世了,在這十年間畫了很多很多的畫,但是卻從來沒有人買他的畫。而且他有精神病,老婆又跟他離婚,整天不上班,只是畫一些沒有人來買的畫,但如何生活呢?是因為他弟弟一輩子養他。到37歲的時候,他死亡後,旁人都非常替他弟弟高興,擔子沒有了,可以自由了。因為弟弟為了梵谷不曉得忍受旁人多少的言語、與妻子爭吵了多少次、放棄了多少的前途,但是弟弟還是養他。後來當他弟弟死時留下一段話,「請把我的遺體埋在我哥哥的旁邊,我要照顧他。」這個說明了這位弟弟照顧梵谷是甘心情願的,即使到死都願意照顧他。約拿單也是如此,不是因為掃羅可愛,而是因為他是我父親、我的家人、我的弟兄姊妹。所以約拿單是個英雄。

「掃羅」是我們生命中不想遇到的人,可是我們終究會遇到;而「約拿單」是我們很想找到的人,但是有一天我們會失去。「弓歌」∣無論多爛的箭或者多好的箭,終有一天都會不見。其實我們人生也是經歷一個『得』與『失』的過程。也許會得到一些我們不想得到的;也許會失去一些我們不想失去的。但是大衛沒有過份懷念好的箭,也沒有停留在掃羅的仇恨上。現在這把弓雖是空的,但是依然在神的手中。大衛以後的生命要射出更好的箭,他的生命要活得更精采。學習把『弓』放在神的手中,不是根據我們自己的想法來面對,反而是把生命中所發生的事情放在神的手中,讓神來動工,讓神在我們的生命有更美好的工作,好像大衛一樣,使我們成為合神心意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