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 蹟


馬正雄弟兄
經文:路加福音八章 40-56節

 

一、前言
1、你相信神蹟嗎?你需要神蹟嗎?
這裡是兩個緊扣在一起的神蹟。弟兄姊妹,你相信神蹟嗎?你需要神蹟嗎?四福音裡面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神蹟:有眼睛得開的、有耳朵能聽的、有瘸子能走的、有死人復活的。這些神蹟都不是過去的歷史。我們今天選讀了其中一個,這神蹟在四福音中,是一個很特別的神蹟,它是一個交叉型的神蹟。

2、交叉型神蹟
a、第一條線:睚魯
神蹟發生在耶穌平靜風和海與格拉森的神蹟之後,耶穌從格拉森坐船回來。聖經說耶穌一登岸,「眾人來迎接他」。是偶然的嗎?不,「他們等很久了」。等誰呢?等耶穌。等了多久?我們不知道。但是,我們知道,他們在海邊等,加利利海才剛刮了一場大風不久。刮大風,為什麼還在海邊等,不回家呢?因為事關生死呀。他是誰?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女生,她快要死了。她父親德高望重,是會堂的主管。他與一群人在等耶穌,終於等到了,那是第一條線。
b、第二條線:血漏婦人
第二條線是一個完全不同身份的人在等耶穌。她根本不敢露面,卻一直注意耶穌的行蹤。為什麼?因為她有事求耶穌。什麼事呢?是久病,而且是不太能說出口的病。是血漏。除了是婦女病以外,在當時社會是被歧視的。從某一個角度看,血漏的痛苦不輸大痲瘋,雖然兩種都是需要被隔離的病;但是大痲瘋還是可以外出,只是要在街道上一邊走一邊喊:「大痲瘋來了!大痲瘋來了!」血漏呢?沒有人一邊走一邊喊:「血漏的來了!血漏的來了!」因此,血漏比大痲瘋更叫人難過,加上它是一種外面看不出來的病,更難得到別人的同情。這血漏的婦人病了多久?整整12年。她知道耶穌登岸了,於是冒險走到街上,甚至擠進人群要找耶穌…

睚魯與血漏婦人的比較

男 生

赫赫有名的睚魯 , 德高望重的會堂主管 , 有錢人 , 為了12歲的女兒 , 家人的問題, 看得出來的困難, 一群陪伴者 , 生死

女 生

寂寂無聞的婦人, 當時沒有地位的婦女,把所有錢都花光的窮人, 為了自己12年的血漏症, 自己的問題, 說不出來的難處, 孤獨地面對, 久病

他們兩個人,把我們人生種種的困難都寫進去了。不管是男、是女、有名、無名、有地位、沒地位、有錢、沒錢、是自己的人、是別人的事、是看得出來、是看不出來的、有人陪伴同情還是要孤單的面對,生老病死誰能逃脫?但是,他們沒有向困難妥協,他們分別從兩處不同的地方出發,去找耶穌。
c、交叉點:耶穌
睚魯與血漏婦人從不同的地方出發,竟然在人群中相遇,他們都先後找著耶穌,耶穌就是兩個神蹟的交叉點。  

二、本論
1、場景
睚魯在海邊等耶穌。不知道要等多久,幸好有一群人陪著他一起等。有問題的時候,有人陪伴當然比沒人陪伴好,睚魯有一群人在暴風雨中陪他等耶穌;但是,人的陪伴並沒有解決問題。女兒還是病臥在床,而且快要死了。加利利海的對岸並不是萬家燈火,黑夜真的就是黑夜。不幸的是還剛刮了一場大風。誰會在狂風中開船?耶穌今天會來嗎?還要等下去嗎?誰知,風暴過後的一個大清早,海面的遠處出現了一個黑影,真的是一艘船,而且船上正是要找的人∣耶穌。眾人都去接近祂,因為聽說耶穌能治病,12歲的小女孩有希望了。
耶穌回來的時候、眾人迎接祂、因為他們都等候祂。「有一個管會堂的、名叫睚魯、來俯伏在耶穌j前、求耶穌到他家堨h.因他有一個獨生女兒、約有十二歲、快要死了。」

2、血漏婦人經歷│神蹟扭轉了關係。
耶穌真的願意去看我的女兒,我女兒有希望了。但是,當耶穌正要動身去睚魯家,一群人鬧哄哄跟著的時候,耶穌忽然說:「摸我的是誰?」彼得與同行的人回答說:「…夫子、眾人擁擁擠擠緊靠戍A。〔你還問摸我的是誰嗎?〕」彼得的意思是「那麼多的人擠著你,每一個人都可能碰到,甚至摸到你,你怎麼會問:誰摸你呢?」也許,我們跟彼得一樣覺得耶穌莫名其妙,祂在這一個關鍵與緊急的時刻,祂居然不關心管會堂女兒的急診,而去關心誰摸祂?弟兄姊妹,你們覺得荒謬嗎?如果是有人打耶穌,耶穌說:「誰打我!」我們還比較容易理解。耶穌說:「誰偷了我的東西?」我們還比較容易理解。但耶穌問:「誰摸我?」那是什麼問題,這問題值得停下來處理嗎?耶穌簡直急死人了,祂不是要行神蹟,醫治人的病,趕出人裡面的鬼嗎? 弟兄姊妹,不曉得你有沒有感覺,我們與耶穌關心的事情不一樣。我們關心這個,耶穌卻做那個。當睚魯為女兒焦急得要命的時候,耶穌要找出摸祂的真兇。
弟兄姊妹,我們相信耶穌不會做一些多餘的事,當我們覺得莫名其妙的時候,就是一個關鍵的時刻。我們都知道,耶穌是那一位道成了肉身的神,你認為祂真的不知道摸祂的是誰嗎?你真的認為祂不知道摸祂的,就是那一位患血漏的女人嗎?主耶穌當然知道,而且祂知道,那一個女人一摸祂,血漏症就痊癒了。耶穌問:摸祂的是誰,不是因為祂不知道;剛好相反,祂已經知道誰摸祂,祂的問題,是要逼那一個刻意隱藏自己的女人在眾人面前站出來。 「那女人知道不能隱藏、就戰戰兢兢的來俯伏在耶穌j前、把摸他的緣故、和怎樣立刻得好了、當曳酗H都說出來。」

那一個女人聽見耶穌的話,便戰戰兢兢地在眾人面前做見證,如何因著摸耶穌而得醫治。弟兄姊妹,耶穌為甚麼要逼這一位可憐的女人站在眾人面前作見證?是要羞辱她嗎?不是。是因為耶穌要這一位女人為祂打廣告嗎?宣傳耶穌有多棒?有多厲害嗎?還是耶穌從她身上得到回饋?都不是。耶穌要那一個刻意隱藏自己的女人在眾人面前站出來做見證,是為了那一位女人本身的好處,耶穌不單要醫治血漏症,耶穌還要醫治女人多年以來心中的創傷。到底那一位女人心中有甚麼創痛呢?在猶太社會,當女人有月事的時候,被視為不潔淨;血漏其實就是超過一般正常時間的月事。在猶太人的社會裡面,根據律法的規定,(利未記15:19-30),患有血漏的女人是不潔淨的,一切她們所觸碰過的東西,不管是人,動物,物件,都會變成不潔淨。我們可以想像,這樣的一個婦人,在猶太人的社會中,一定不被接納,一定會被排斥,被孤立,因為沒有一個人想被她弄得不潔淨。這一位患血漏的婦人,雖然生活在人群當中,但她卻是孤單的,每一個人都刻意的遠離她,每一個人都用異樣的眼光去看她的時候,她是多麼的悲傷。雖然已經被醫治了,但是,她還是不敢站出來。


身為猶太人的耶穌,祂了解婦人不被社會接納的情況,祂了解婦人心中的孤單。所以耶穌知道婦人最核心的問題,不是因為十二年的血漏症,而是足足十二年與人、與社會的隔絕。從以前到現在,人際關係仍然是人最大的困擾。弟兄姊妹,這一位婦人的感受,這種人際上的挫折,我們多多少少也能體會。

例子:人說:「家家有本難念的經。」我小時候聽媽媽說這句話,我馬上問她:「媽,這本經在那裡?」因為我媽媽是文盲,我以為她讀不懂,所以我問她那本經在那裡?我讀給她聽。我媽媽笑了一笑,沒說話。弟兄姊妹,這本經在那裡?你家裡有嗎?你屬靈的家有嗎?這本經書,看不見,卻存在。每個家庭,每個教會,甚至每個人都有一些不太說得出來,又不太容易說清楚的故事甚至創傷。成長的創傷幾乎決定了一個人的心理年齡;事奉上的創傷可以叫人停下來不敢再往前多走一步;感情的創傷叫人不再相信親密關係;雖然這些創傷好像已經過去了,事情好像已經很久很久了…所以,婦人的血漏好了,她還是不敢站出來,站出來還是戰戰兢兢。血漏痊癒了,但是耶穌並不認為事情已經解決了,祂停下來,處理真正要處理的關係。

事實上耶穌並沒有把所有病人都治好,還記得馬可福音第一章說,合城的人來找耶穌治病的時候,耶穌說什麼嗎?「我們可以往別處去...我也好在那裡傳道…」(可1:39)事實上,耶穌並沒有把所有人都醫好,把所有鬼都趕出來。弟兄姊妹,還記得眾人、文士和法利賽人要求耶穌行神蹟嗎?耶穌怎樣回答?「除了先知約拿的神蹟以外,再沒有別的神蹟了。」約拿的神蹟是怎樣的神蹟?扭轉關係的神蹟,扭轉了尼尼微人與神的關係,扭轉了約拿與神的關係,扭轉了約拿與敵人的關係。趕鬼、治病都不是耶穌工作的重點,人心被扭轉,人與神和好,人與人和好,才是福音,才是耶穌事奉的重點。

很多時候,我們所關心的,跟耶穌所關心的的確有落差。我們關心的是增長:不管是存款的增長、業績的增長、財產的增長、還是教會人數的增長。耶穌關心的是什麼?不是增長,是成長呀!弟兄姊妹。你看耶穌花了多少時候在十二門徒身上,四福音記載耶穌與門徒的對話,遠比公開的傳道信息要多。耶穌關心的不是增長,是成長。耶穌關心的不是事工,是人。一個婦人也值得耶穌停下來,因為不是小事,是大事。上學期,一門神學課上我們有一些討論,不曉得為什麼我們討論的課題跑到教會為什麼不增長那邊去。很多同學發言,覺得是因為教會不健康,有人覺得是不著重聖靈,也有人覺得是不著重聖經…最後有一位同學發言,他只是一個選修生,是教會的資深弟兄,沒什麼崗位,他第一句說:「對不起,我不是傳道人,我只是在工餘時候來修一些課而已,神學我不太懂。」然後他說:「我在教會幾十年,我看到很多人進進出出,來來去去,離開的人都有不同的理由,但是,我沒有聽過有人因為教會不增長而離開,大部份是因為沒有得到牧養而離開…」短短幾句話,卻把我們都叫醒了。弟兄姊妹,我們要看重人多於事工。我自牧會以來,常打電話關心弟兄姊妹的出席,今天我香港教會的執事也來,可以做見証。我關心的是弟兄姊妹的生活。我很少邀請人參與服事,我更關心的是服事者的成長和難處。我們都是人,人需要關心、聆聽、鼓勵、牧養。血漏婦人是一個人,她不是多餘的,不是礙手礙腳的;耶穌為了她停下來,要她站在眾人面前做見證,為的是要婦人向社會宣告,她已經被醫治了,已經被潔淨了,她有權利重新進入社會,人們也有義務重新接納她進入社會。而且管會堂的睚魯也在場,可以馬上見證血漏婦人的痊癒,並要歡迎她進入會堂。

我們跟血漏婦人一樣需要神蹟,神蹟真正要扭轉的是關係。讓血漏婦人成為我們的鼓勵,從黑暗中走出來,從孤單中走出來,從自我隔離中走出來,我們需要神蹟,今天我們仍然需要神蹟。你的事情,不是多餘的,故事中的門徒剛好反映了大多數人的反應,但是耶穌與大多數的人不一樣,祂願意為你的難處停下來,在關係上行真正的神蹟,解決婦人十多年來真正的問題。

3、睚魯的經歷│神蹟扭轉了觀念。
我們回過頭來看另一條線∣睚魯。他為了自己12歲的獨生女兒,冒著狂風在海邊苦苦等耶穌,當他等到耶穌,以為女兒有救了;結果呢?殺出一個血漏婦人,女兒的病情被拖延了,最不幸的是:「還說話的時候、有人從管會堂的家堥蚖﹛B你的女兒死了、不要勞動夫子。」
如果你是睚魯,你會有什麼感覺?你會生氣嗎?都是那個婦人擋路,要不然耶穌一定來得及救我女兒的。耶穌為什麼停下來了,為什麼不先醫好我的寶貝女兒,再跟那女人好好談呢?為什麼就是要在趕路的時候停下來呢?當女兒死了以後,有人從管會堂的家裡來傳話說:「你的女兒死了,不要勞動夫子了。」為什麼不用勞動夫子呢?因為女兒死了,再做什麼都沒用了。睚魯之所以冒著狂風大雨等耶穌,你知道為什麼嗎?因為他女兒還沒死,她還有機會。人一切的努力都是在生前的,人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生活,為了活著的時候。人死了,什麼都沒有了,還要努力什麼?還要預備什麼?不曉得睚魯會不會這樣想,如果等不到耶穌還好,現在等到了,耶穌卻…弟兄姊妹,你有生過上帝的氣嗎?上帝對你關心的事好像無動於衷。你拉著上帝的手要跑,上帝卻拉不動。動了一下,又停下來,結果你瞪大眼睛看著事情發生。我們關心的事有錯嗎?為什麼上帝不動工?不開路?
我們再看看睚魯家裡的人有什麼反應:「眾人都為這女兒哀哭捶胸。耶穌說、不要哭.他不是死了、是睡忖F。他們曉得女兒已經死了、就嗤笑耶穌。」

為什麼「捶胸」呢?難過了,絕望了!為什麼「嗤笑」呢?是因為覺得耶穌這個時候來還可以做什麼?是來看我們有多可憐嗎?人已經死了,你還可以做什麼?再做什麼都是多餘的!弟兄姊妹,你認為耶穌真的是誤點了嗎?真的是被血漏婦人打岔了嗎?真的是在不恰當的時間去處理血漏婦人的事,以致誤事了嗎?如果都不是,耶穌為什麼要等到這女孩子死了才來呢?為什麼要讓人捶胸難過呢?既然耶穌可以叫她死裡復活,那為什麼要讓她死了?
當小女孩還沒死的時候,他們是很積極,很熱心,充滿了期待,甚至風雨都不能動搖他們;但是小女孩死了,就開始捶胸、嗤笑。我們都會為所關心的事情劃上限期(deadline)。接近限期,我們開始緊張、焦慮、甚至抓狂;過了限期,我們開始忿怒、不滿、抱怨。例如:你知道以利亞為什麼在羅騰樹下求死嗎?不是因為在迦密山上輸給那些假先知,事實上他大勝了。假先知怎樣禱告,甚至用刀插自己,聖經形容他們從午正一直到晚上「狂呼亂叫」,祭壇上的祭物還是燒不起來。輪到以利亞,他禱告前先一而再,再而三吩咐人用水把祭壇倒滿水,甚至水從壇上流下來;然後他才禱告,一禱告,祭壇就燒起來了。以利亞為什麼在羅騰樹下求死,也不是因為耶洗別說「要取以利亞的命」。因為1.以利亞根本不怕死。2.耶洗別素來都是這樣講話。那以利亞為什麼在羅騰樹下求死,是因為他以為以色列可以因他而復興,結果並沒有,於是他說「我不勝於我的列祖,求?取我的性命」。

弟兄姊妹,有時間表是無可厚非的,工作、生活都需要有進度,你不訂時間表,別人也會為你訂時間表。但是我們不要忘記,限期過了,神還是繼續的工作。以色列到今天還在,並且在以利亞以後的六百多年,保羅得默示,以色列在末日要全家得救。也許我們可以回個頭來跟以利亞說一句話:以利亞,你在擔心什麼?

當睚魯與家人都以為限期已過,陷入種種情緒中的時候,耶穌做什麼?「眾人都為這女兒哀哭捶胸。耶穌說、不要哭.他不是死了、是睡忖F。他們曉得女兒已經死了、就嗤笑耶穌。耶穌拉戎L的手、呼叫說、女兒、起來罷。他的靈魂便回來、他就立刻起來了.耶穌吩咐給他東西喫。他的父母驚奇得很。」

假設的限期過了,神的工作仍然繼續下去。小女孩死了,但是事情還沒結束,因為在基督裡有復活。這個神蹟扭轉了一個重要的觀念:死亡不再是終結,我們不是為了死前的生活而奮鬥,我們是為了死後的復活而奮鬥。我們不只是為了今生而奮鬥,我們也為了永生而奮鬥。

睚魯的觀念被改變了,死亡不再是大限。在基督,有意想不到的明天。
保羅在林前十五章怎樣說:

「基督若沒有復活、你們的信便是徒然.你們仍在罪堙C就是在基督媞峇F的人也滅亡了。我們若靠基督、只在今生有指望、就算比眾人更可憐。

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、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、常常竭力多作主工、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、在主堶惜ㄛO徒然的。」

 

 

 

(本文由講員提供)